他朝君体也相同的典故(他朝君体也相同故事分享)

高科事件,说白了,就是一群游手好闲、羡高慕远、好吃懒做、耻衣恶食、贪图不劳而获的人,事先制造一个炒作假象,不谋而合地聚堆,盜用公信的光环称号而自吹自擂、假借“所谓传播文化″而进行亵渎侮辱文化的歧途、弄虚造假炒作事非争议,以哗众取宠方式博取眼球,吸引各界人士围观,然后,再作有计划指向性地去“圈羊″,继而开展各项收割手段,运用“刨羊毛,烤全羊、烤羊肉串、麻辣火㶽……″等等模式,以期达到搜刮钱财而成就于不劳而获的目的。

高科事件的问题根本则是;如此思想高尚、善良厚德、博学多才的人,为什么不能为社会建设贡献、为人民服务所用,而沦落到流浪在家门口捡垃圾?

亦是由于狡诈而不肯不敢面对现实事实,乃致衍生出诸多扭曲枝节,由此,则引发各种九不搭八的纷争!

本来就是一个谎言闹剧,为了掩饰欺骗,于是,炒作者便编排出更多更夸张的歪理谎言及臆想故事,以期达到把原本的谎言作圆场狡辩,焉知,谎言本身就有诸多漏洞,编造的歪理谎言及臆想故事更是漏洞百出。在不足支撑自圆其说的状况下,乃致展现一种丑陋的人性现实版闹刷!

或者,很多善心的人,认为被欺骗是一种吃大亏。其实,真正吃大亏的,是那些炒作欺骗者。道理也很简单,善心人纵使被欺骗而丢失一些财物,及被受短暂性的精神误导与愚弄,但还保持着那份“知吃知做″的善良本性。而炒作欺骗者就不同,由于欺骗所得的不劳而获,更加肯定了炒作欺骗者的坚定意念,乃致更加津津乐道而情有独钟地去钻研那种狡诈的邪门歪道,放弃了对真正科技知识的学习锻炼,更不屑于劳动工作,久而久之,劳动工作能力亦随之下滑,成为真正贫穷的弱者,社会蛀虫。失去劳动工作能力的人,除了乞讨索要及流浪捡垃圾,根本就不具备生存的条件。当然,与这类人讲什么社会责任担当,那是对牛弹琴,更是一种讽刺及笑话!

相对来说,那些钟情于炒作欺骗者,自古至今,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善终的下场,那种习惯于勾心斗角的纠缠,早已种下“余殃”的前因,奠定其堕落成弱者的品性及本质!。性质卑劣加上能力低弱,最是倾向依赖争占囤积物资来作生命的保障,更是不得不喜爱于贪婪地抢夺,然而,卑劣品性与低弱本能又解决不了现实的诸多问题,乃致迫使自己走在那种危险困难重重的风雨飘摇路上。拼搏是对的,但是,悬殊却成了微不足道的事实。因而,卑劣低能而又贪婪的弱者,总是被历史车轮辗碎在文明发展的路上!

不论是谁,凡是参与欺骗的炒作者,说好听点,始终逃脱不了“将军难免阵上亡″的命运。因为炒作欺骗本身就是一种乞巧卖乖的行为,根本就没有真正实力去维护及驾驭发展上的平衡,自身所存在的诸多亏欠及缺点,再加上群狼式的勾心斗角及相互撕咬扒凿,纵使不被灭杀,也会落得个遍体鳞伤。另外,为了些少流量,明知到某些人事物等本来就是丑陋邪恶,为博取愚昧者的眼球及关注,不惜违心而去吹捧狡辩,这已经是放弃了人格的操守!若他朝“东窗事发”,再难掩饰那赤裸裸的丑陋邪恶,吹捧狡辩又是被人们所蔑视,其时,又怎样去在亲朋戚友众人面前而站立为人?还是那句,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″,守住自己那份正直善良的人性,就是最大的人生财富。

高科事件一路走来,举几个人物事例,刘小飞当时何等之所谓“父子情深”?流浪大师离开新疆后,就开始出现各种指责流言满天飞;孝为先当时何等之不惜代价付出,虽然孝为先圆滑,但也逃不过勾心斗角的压力而潜隐,然而,一句“高科西路除了沈老师之外、其余全是负能量满满″,致使孝为先的机心莫测败泄而名声扫地。其余的那些参与者,又有谁能落得个好下场?。纵使精明如“成都老宋″,从“明知沈先生错也愿意陪他一起跳崖″到“站队良知″;从“读书会″到“开设荔枝微课堂″;从“粉丝″到“组建写手团举报大队″再到“自媒体″。隐忍何其深,计划多漫长,最终也逃不过“群起而攻之″的现实。“成都老宋”自嘲是“火起来″的前奏,其实,“火”早就过了,现已进入为流浪大师承载错误问责的烈火焚烧替罪羊阶段。

以上的这些人,并非不付出,也很努力,但是,气球吹得太大了,谁也没有能力去驾驭发展上的平衡,谁也填不满那婪壑贪坑!所谓“谎言圆场″,亦就只有一个途径,找个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的替罪羔羊去承担所有错误的罪究问责,以此来维护那“吹弹欲破、摇摇欲坠″的原本谎言,扶持那不劳而获的欺骗炒作,以使其能获取得尚余一点苟余残喘的瞬间。

今夕吾躯归故土,他朝君体也相同!那些前仆后继的炒作欺骗勇士们,同一道路,纵使人各有异,但结局总是逃不过相同的定律!或者,也应该讨论一下,到底是谁的错与过。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
天天精彩➟关注公众号